湖北企業家網
微信掃一掃關注
湖北企業家

本期雜志

您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 > 經濟觀察

中小金融機構風險處置路線圖浮現

發布日期:2019-08-30

來源:經濟參考報

   高風險中小金融機構風險處置路線圖日漸清晰。《經濟參考報》記者從央行獨家獲悉,根據防范化解重大風險攻堅戰部署,目前在化解和處置中小銀行風險時要從壓實金融機構自救的主體責任、地方政府的風險處置屬地責任和監管部門的監管責任三方面著手。在處置方式上,根據不同風險成因和性質,分類施策精準拆彈。而在處置過程中,始終堅持早發現、早處置和市場化、法治化原則,風險處置堅持依法合規,遵循成本最小化原則,并嚴格防范道德風險,注重在改革發展中化解風險。此外,記者也從多個渠道獲悉,目前相關監管部門正在醞釀制定高風險金融機構風險處置的相關文件。

  機構、政府、監管三方責任須壓實

  少數中小銀行此前發生的風險事件引發市場廣泛關注。7月30日召開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提及,“把握好風險處置節奏和力度,壓實金融機構、地方政府、金融監管部門責任。”

  在接受《經濟參考報》記者采訪時,央行表示,當前我國中小銀行風險總體可控,但部分機構流動性風險、信用風險突出。目前在化解和處置中小銀行風險時,要壓實金融機構自救的主體責任、地方政府的風險處置屬地責任和監管部門的監管責任。

  在談及具體的思路時,央行表示,首先,壓實金融機構自救的主體責任。金融機構股東要及時補充資本,承擔損失。特別要完善公司治理,發揮好黨委的政治領導作用,“三會一層”各負其責、嚴格履職,高風險金融機構應積極開展自救,穩定資金來源,控制資產擴張,梳理處置可變現資產,增加頭寸。其次,地方政府承擔風險處置屬地責任。對地方法人機構,如果出現重大風險,應按照屬地原則,以地方政府為主,牽頭擬定風險化解處置的方案,推動實施改革重組,從資金、稅收上予以支持,維護地方金融穩定。第三,監管部門履行監管責任。監管部門應督促高風險金融機構調整負債結構,控制資產端擴張。嚴格對金融機構股東管理,壓實大股東和高管的自救責任。此外,要依法查處和追究重點機構違法違規行為及相關責任人。

  “金融市場具有高度敏感性和傳染性,處置高風險金融機構不僅需要考慮流動性問題,還需要通盤考慮資產質量、公司治理的問題。因此,防范風險最根本的就是機構、政府和監管部門三方共同發力,多渠道支持銀行謀求發展。”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副院長董希淼也表達了同樣的觀點。

  光大證券研究所首席銀行業分析師王一峰在接受《經濟參考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對于中小金融機構流動性風險,應當鼓勵以自救為主,一方面改善公司治理,完善風控體系,達到“止血”效果;另一方面落實股東責任,引入新的戰略投資者,實現“輸血”功能。此外,在經營上應當有所為有所不為,不盲目貪大求全,形成持續“造血”能力。

  同時王一峰表示,由于各地經濟發展情況和監管存在差異,金融機構尤其是中小金融機構在經營過程中往往具有屬地化特征。如果地區經濟出現產能過剩、經濟增長和經濟運行效率低下問題,地方銀行就會體現出相應的風險。作為地方監管部門需落實地方主體責任,更重要的是構建良好地方生態。

  處置風險“分類施策精準拆彈”

  談及具體的風險處置路徑和方式,央行表示,在處置方式上,根據不同風險成因和性質,分類施策精準拆彈。而在處置過程中,始終堅持早發現、早處置和市場化、法治化原則,風險處置堅持依法合規,遵循成本最小化原則,并嚴格防范道德風險,注重在改革發展中化解風險。

  當前處置高風險金融機構主要有破產清算、行政接管、重組改制、市場化處置四種模式。從公開信息來看,今年以來,金融監管部門在處置和化解包商銀行、錦州銀行及恒豐銀行的相關風險時,所運用的方式和手段也不盡相同。

  包商銀行出現信用風險后,人民銀行、銀保監會會同有關方面依法聯合接管包商銀行,接管期限為一年。當前正有序推進清產核資,之后將盡快啟動包商銀行市場化改革重組。總體來看,果斷實施接管發揮了及時“止血”作用,避免了包商銀行風險進一步惡化。

  錦州銀行則在人民銀行、銀保監會支持和指導下,向工銀金融資產投資有限公司、信達投資有限公司及中國長城資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轉讓其持有的部分該行內資股。據悉,錦州銀行在前期簽訂股權轉讓協議后,工商銀行向錦州銀行派出行長和黨委書記。

  恒豐銀行日前也正在推進匯金公司作為戰略投資者、按照市場化原則入股的事宜。據了解,匯金公司等戰略投資者的進入,將大大提高恒豐銀行的資本充足率,進一步完善恒豐銀行公司治理機制,央行、銀保監會也將給予相應政策支持。

  另據媒體援引接近監管層人士的話稱,金融監管部門正在市場化和法治化的大原則下,探索更多的風險化解方式,處置錦州銀行是一種模式,但是對于未來可能的高風險金融機構,并非一定要按照包商銀行或者錦州銀行處置的路徑來做。

  堅持多兼并少破產政策思路

  對于依法依規穩妥處置金融機構風險的政策思路,央行在2019年下半年工作電視會議上已經指明,堅持處置高風險金融機構多兼并少破產,促進形成審慎理性的金融文化。

  董希淼表示,考慮到破產清算對市場影響較大,且當前很多存在問題的銀行普遍在公司治理方面存在漏洞,類似錦州銀行采取兼并重組的市場化模式應用或更適用于多數銀行現狀。一方面,找到實力強大的金融機構接手,通過兼并重組方式有助于把對市場影響降到最低,另一方面通過派駐高管團隊,能夠從根本上改變其經營管理。

  王一峰也表示,金融機構是杠桿高、風險傳染度高的行業,在發生風險時可能會反作用于實體經濟,因此,有序進行高風險金融機構處置退出,推動尾部高風險金融機構并購整合,提高金融資源運用效率或成為下一步重點工作。

  董希淼認為,未來金融機構兼并重組或有更多措施,問題機構未必全部由國有銀行接管。“比如當前對于城商行的風險,可以由國有銀行接手,未來對于存在風險的農商行、農信社、村鎮銀行,監管或許可能會考慮由農商行接手發展。”


创业商机赚钱